1

民间故事:石义招亲

乐亭故乡人题图来自网络,仅为配图,和本文无关石义自幼丧父,与母亲相依为命。他每天清晨带上中午的干粮到几里外的山坡地去干活。

作者:李瑞敏

来源:乐亭文化研究会《读乐亭》杂志||今日头条号:乐亭故乡人

题图来自网络,仅为配图,和本文无关

民间故事:石义招亲

石义自幼丧父,与母亲相依为命。他每天清晨带上中午的干粮到几里外的山坡地去干活。虽说日子清贫,母子相依倒也苦中有乐。

石义生性善良,他每天都要从为数不多的干粮中分出一部分喂给路旁的一对石狮子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从未间断。

一天,石义照例给石狮子喂饭,只见石狮子的两只眼睛变绿了。石义很惊讶,忙问原由。石狮子道:“今天你别去干活儿了,赶紧回家,准备个木筏子,两把笊篱,多备些干粮,再预备几个盆。明天要发大水,到时候你们娘俩坐在木筏上,看到有被淹的虫虫蚁蚁、小动物就捞上来,切记不要救人!”石义记下石狮子的话赶忙调头回家准备。

第二天,果然发起了大水,石义和母亲坐在木筏上顺水漂泊。一路上捞着蚂蚁、蜜蜂、蛇等小生灵……

突然前边不远处有一男子在水中挣扎,眼看快不行了,石义虽记着石狮子的话,但还是忍不住把他拉了上来。

等那人缓过劲来,一问才知道他姓王,已是无家可归。母子俩好心收留了他,为念救命之恩,他改名王恩。二人年纪相仿,面貌也颇为相似,就以兄弟相称。每天一块读书、下地,倒也相安无事。

一天下午,二人正在山坡干活,突然一团黑云滚过来,还隐约传出女子的哭声。石义掏出随身带的小锤向云团砸去,几滴鲜血伴着一只绣花鞋落了下来。俩人正楞神间,从云团过来的方向跑过来几个人,其中一人说,为首的是他家员外,姓刘,家住附近刘家庄。他家小姐刚被一个妖怪掠走,问是否看见。石义把刚才情形一说,并拿鞋给他们看。刘员外说正是他女儿的,忙问去向。石义指着血迹说:“这血滴是刚从云团掉下来的,顺着血迹定能找到。”众人称是,随后沿着血迹追去。到了一块大石板处血迹不见了,大家掀开石板,只见一个黑洞,深不见底,想必是妖怪藏身之所了。刘员外说:“老夫家财万贯,只有一女,哪位壮士能救得小女,就招他为婿!”见众人面露惧色,石义站出来说:“我去吧!”他让大家准备长绳拴在一个筐上,带了两只鸽子,坐在筐里,让大家把他系下去,说好筐触底放出一只鸽子,停止放绳;等救出小姐再放一只鸽子,往上拉绳子。

石义进入洞中,越往里越宽敞明亮,不一会儿,见一石屋,屋外一少女正在洗一件血衣。石义轻声说:“姑娘别害怕,我是来救你的,妖怪在哪儿?”少女努努嘴:“在屋里躺着养伤呢?”石义蹑手蹑脚进到屋内,照着妖怪的头就是一锤,那妖怪顿时脑浆迸裂。石义出来对小姐说:“快跟我走,你爹就在上边!”二人来到洞底,因为筐坐不下两个人,石义让小姐先上去,然后再放筐把他拉上去。待小姐在筐里坐稳,石义掏出鸽子放了上去。上边的人看见鸽子,赶紧往上拉绳子,见小姐安然无恙都很高兴,父女俩抱头痛哭。有人说:“赶紧把筐放下去拉壮士上来”!王恩从旁边过来说:“不用了,我已经上来了。”众人虽有疑惑,但二人相貌相当,也没多问,又在王恩提议下把洞口盖上了。

再说石义在底下左等右等不见筐下来,眼见上边的一点光亮也被遮上了,心知有变,但也不能坐以待毙呀,他就朝有光亮的地方走,见一条小黄蛇朝他点点头,而后扭身爬去,石义就跟在后边,走了好长一段路,拐了不知多少个弯,终于走出洞窟。

石义回家禀明母亲后,去到刘家庄认亲。一进村口就看见一个大门楼披红挂彩,喜气洋洋,一打听,说是刘家小姐要成亲,新女婿是进妖精洞中勇救小姐的英雄。石义一听,火冒三丈,冲进门里大喊:“你们怎么真假不分?我才是救小姐的人!”刘员外听家人禀告后,赶紧让把石义请进屋内,问他救人经过,石义讲得头头是道。再叫进王恩问话,虽支支吾吾,但又咬着小姐是他救的。

刘员外为难之际想出一个办法,让家人准备黍子、谷子各五升,掺在一起,二人各分一半,谁能在一夜之间把两种谷物分开,小姐就嫁给谁。石义心想:“反正小姐是我救的,就应该嫁给我,我才不费那个劲呢!”倒头便睡。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,两种谷物分得清清楚楚两堆儿,原来是那些山蚂蚁帮的忙。

再一看王恩,眼睛都熬红了,才挑了一点儿。但他还是不服,要再比别的。

刘员外又想出一招儿,拿出家中珍藏的一块奇石,这石头有好多曲里拐弯儿的小洞,说看谁能把一条红丝线从中间穿过。王恩赶紧抢过丝线说:“我先来,线穿过为赢!”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成功。只见石义拿出丝线放在洞口,一只蚂蚁爬过来,叼住线头就朝洞里爬去,不大工夫就从另一头钻了出来。

王恩见状大叫:“这不能算,再比!”

刘员外想了想,让人抬出三顶轿子,围着二人转圈,说有一顶轿内是小姐,另两顶里是丫鬟,谁选对小姐就是谁的。王恩唯恐落后,赶紧指着一顶说:“我要这个!”轿子停下,掀帘一看,不是小姐。垂头丧气站在一边儿。

石义并不着急,静静地看着,只见一顶轿子周围有三只蝴蝶翩翩追逐。心想这里边一定是小姐,就说:就这顶了!轿子停下,里边走出来的果然是小姐。

王恩再无话可说,只得灰溜溜离开,又开始了流浪汉生涯。

刘家接来石义的母亲,热热闹闹为一对新人举办了婚礼,小两口恩恩爱爱,转年生了一对龙凤胎。一大家子其乐融融,幸福美满,此正是:

好人终究有好报,忘恩负义害自身。

"民间故事:石义招亲"的相关文章
1